随办:你的工作=假期?

        

        

    工作假期(worliday),有点像度假,也有点像上班。每天的起居大概是这样的: 

        

     醒来打开“随办”,回复几下信息,不到万不得己,是轻易不用打开电脑的,然后到海边散散步。之后,坐在能看见溪流的窗前,开始一天的工作。感觉累了,就到户外走走,点燃木炭烤一根香肠,或者干脆盯着天空发呆。

        

    这样的工作假期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且随着轻量化协作工具的兴起,大有普及之势。可以说,正是工具的更新迭代,让工作与假期不再那么格格不入。

        

    想象一下,在互联网问世以前的日子,度假就意味着强制脱离工作,为此我们在去度假之前,要加班加点地工作,等到度假时已经身心俱疲,脑子里还得记挂着工作。

        

    后来有了互联网,电子邮件兴起,每次度假的时候,我们会在邮箱里设置一条自动发送的“不在办公室”(out-of-office)邮件,告诉发件人你没有上班,在休假中,稍后与他联系。因为,即便有了互联网,你不可能在休假时背着一台电脑满世界跑。

        

    Thank you for your email。 I am out of the office, returning on July 30th。 I will respond to your email upon my return。

        

    然而,这样的回复既没有意义,也显得不够专业,因为你只是告诉了别人我在休假,其他毫无作为。

        

    两三年后,这种情况改变了,你还是会收到自动回复的邮件,不过很快就会再收到一封在托斯卡纳湖边用黑莓(BlackBerry)写出的正式回信。

因为pushmail功能,黑莓一度成为商务人士标配

        

    这是黑莓推出的Pushmail服务,可以实时收发邮件,各种内容无需等待,直接推送到用户手机上。这一功能大大满足了商务人士的需求,在黑莓用户中,CEO、企业高管占了八成。

        

     不过,电子邮件的不便也在逐渐暴露。邮箱的通用性与开放性,无法通过收发权限的方式来实现信息过滤,垃圾邮件泛滥成灾。电子邮件的交流是封闭而无序的,各种信息混杂在一起,很难准确定位某一工作的具体进展,当大量的工作淹没在浩瀚的邮件中时,我们无法立刻判断出其中的轻重缓急,只能逐条手动去搜索、去核实,这就显得笨重了很多。

        

    随着移动终端的普及和云服务的兴起,以“随办”为代表的出现,它们逐步取代了电子邮件,不仅能够打破时空界限,让工作移动起来,更重要的是能够快速将分散的个体协同起来,共力共为。当度假时,我们能够做的就不仅仅是收发邮件了,可以审批、开会、督促、验收,等等。凡是工作中涉及的,这里都可以做到。

        

    有人可能会有抱怨,我本该在阳光下放松休息的时候,却被随办栓住,与办公室保持联系,这岂不是很糟糕?既然休假,就要完全脱离工作!

        

    事实并非如此,当我们与家人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完全沉浸在无所事事的状态中,并不能产生良好的反应。如果时不时在旅行途中,跟自己充点电,这要远比坐在屋檐下看着雨点发呆要刺激的多吧。更重要的是,有了随办,我们可以更经常地休假,因为你离开办公室时也在工作,谁还会计较你假期太多呢?

        

    秋高气爽,带上家人找个僻静的小镇小住几天吧。带上手机,打开随办,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