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银行,能否轻盈起舞?


    

    近日,中国上市银行相继公布了上半年的成绩单,这被称为“近年来最难看的上市银行半年报”。银行业绩增速与资产质量呈现“双降”,利润大幅下滑。

    

  


    面对颓势,中国传统银行开始放下身段,积极转型争搭互联网金融快车。目前,五大国有银行都已将互联网金融提升至战略地位。然而“触网”之后,传统银行这头大象能否轻盈起舞?


    传统银行尝试开展综合服务


    这是银行一副常见的情景:之前客户办信用卡,往往在街边,或者写字楼里,填张表格交上去,接下来就是等着银行通知去领卡了。这样的销售模式,由于流程不够严格,填表即完成任务,信息准确性低,活卡率也低,客户信息保密性也比较受影响。


    在9月9日由清华x-lab(即清华大学创意创新创业教育平台)举办的“专业机构助力高校创新创业教育”论坛上,对于突破传统理念,天津银行中小企业业务部总经理潘智博介绍了几个方面的做法。


    一方面是传统银行的间接融资。“在这方面除了对于成长期、成熟期企业传统支持以外,我们在突破方面把间接融资主要指银行贷款,贷款服务直接延伸到我们的创业团队。”


    潘智博介绍,在直接融资方面的突破目前也在开展投行的业务,下一步也争取在股权投资基金方面进行尝试和突破,也能够为创业团队成长为公司,初创期、成长期道路上通过股权融资这种方式对于企业资金的支持。


    第三个主要是综合服务这方面。潘智博表示,天津银行在一些开户服务、咨询服务,包括我们跟创业团队也有过几次接触,大家在银行知识,包括一些财务方面,包括一些管理方面可能今天这个体系也是能够给大家提供更多这方面的资金和服务,所以银行也力所能及从银行的角度给大家提供综合性的服务。


    最后还有延伸性的服务就是撮合服务,创业的前提是知识、想法和需求能够转化为生产力。“实际我们天津银行也非常乐意把我们创业团队相关的项目,相关的想法进行宣传,迅速把我们的项目转化成生产力,为大家提供更延伸的支持。”潘智博说。


    改变的前提是尊重现实


    对于金字塔式管理存在的弊病,业内有人提出“把金字塔压扁”,消除层级,打破领导与员工之间的界限。对于这样的观点,业界IT咨询管理专家、企业移动协作办公云平台“随办”创始人于胜泳并不认同,“领导就是领导,这是中国的现实,是必须尊重的前提”。


    基于这一认识,“随办”开发出企业内部的移动通讯录“同事录”,它保留了完整的公司组织架构,在这里你可以快速找到某个部门的某位员工,他的上司是谁、下属有谁,一目了然。员工可以在管理员的监督下,在后台编辑更新信息。因此,员工无需保存、更新同事的联系方式,都可以在这里轻松找到。


    “如果一家银行有上万名员工,把领导的所有信息,都完全曝光在员工面前,这是否合适?”对此于胜泳解释称,企业可以根据自身需求,灵活设置权限,如哪些信息是可以公开的、哪些是必须达到一定级别才能看到的等等。


    建立了同事录,只是做到了将公司现有的组织结构虚拟化,仍然无法解决层级多、信息传递慢的问题。在于胜泳看来,当分工越来越细致时,协作的效率将成为关键因素,那么对于庞大的银行系统而言,如何有效协作?


    史玉柱与马云曾经有过这样的探讨,他们一致认为:互联网时代必定会对公司结构引起一场深刻的革命。未来公司就是一个强大、自由的平台,很多小的team在上面跑,谁跑赢就成功了。


    随办的“微任务”组建的就是这样的team,它以任务驱动为核心,迅速搭建起任务小组。Team的成员可以来自不同层级、不同部门,他们只是为了某一具体的任务临时组织在一起,构成“虚拟团队”。当任务结束时,他们快速解散,再集结其他同事,转战下一项任务。庞大的企业机体,就被分解为若干多个这样并行的任务小组,通过这一方式就实现了跨层级、跨部门的快速协作。


    当然,对于银行系统而言,他们大多有充足的资金和实力自建IT系统,如产品支持系统、金融资讯系统、交易流程系统,等等。这些系统之间大多是孤立的,并没有完全统一协调起来,而且这些系统主要面向的是桌面办公,缺乏必备的移动端支撑。


    “随办”开放出端口,将这些系统嫁接到随办上,这样随办就成为了所有系统应用展现的移动窗口。用户可以打开手机,就能够随时随地进入上述系统,实现的需求。来自这些系统的最新消息,也都可以汇总到随办上来。于胜泳介绍说,在“随办”上,基金经理可以将最新的消息及时通知客户,并且根据客户的特定需求,迅速联系内部相关领域分析师,获取内部报告,即时传递给客户。


    “把枪擦亮再上战场”


    移动时代,速度为先,那么对于传统银行来说,它们一般规模庞大,涉及人员众多、层级复杂,就像一头笨重的大象。“传统银行转型,首先应从内部组织管理入手,只有内部管理互联网化了,才能快速响应外部瞬息万变的商务环境。”于胜泳如是说。


    实际上,为应对移动互联网兴起,银行业的“指尖革命”已经出现。手机银行、微信银行不再新鲜,我们下载一个银行APP,滑动手机就可以轻松完成转账、支付、理财等业务。


    银行传统的大堂业务,也开始走出门外,完成从“坐商”到“走商”的转变。银行的工作人员走出去,拿着iPad为客户进行风险测评、介绍在售产品。这相比较过去客户必须跑到银行大厅,看纸质产品说明书,或者盯着电子显示屏看展示产品,已经便利多了,一来信息更新及时,方便演示;二来增强了交互与分享。


    在于胜泳看来,这些改变都是“对外”的,“现在所做的都是面向客户的,解决的是如何快速响应客户的需求。但是如果银行内部的管理跟不上,依然延续传统的层层审批、层层控制的方式,即便有再多的客户需求,内部的响应无法及时跟上,这个供应的链条仍然是不完整的。”


    现在很多银行开始实行移动发卡,客户通过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就可以申请开办信用卡业务。这大大缩减了客户办卡的流程,也吸引了更多的客户前来办卡。但是如果银行内部的审核系统不到位,客户还是无法快速收到信用卡,前期的努力实际上是在打折扣。


    “把枪擦亮再上战场,要想真正拥抱互联网,除了对外的信息化,还应利用信息化的力量,变革内部的管理模式。只有内外兼修,才有可能完成向互联网金融的转型。”于胜泳建议。